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喜歡用平淡的文字勾著故事線條。
刀劍亂舞/三日月右派。
黑籃/赤黑。
目前主產一期三日,其餘看體力

cwt46工商《ladder to heaven》一期三日無料試閱

灣家部分-

CWT46(台大場)

第一天8/5,攤位:B13(三樓)

CWTK24(高雄場.寄攤)

第一天8/19,攤位:N18(三樓)

以上都只有活動第一天,印量少

內容:現代架.虐.歡樂.擦邊球.月薪嬌妻梗.

挑戰虐梗寫HE文,希望喜歡


耀家部分-

目前暫定會跟花落何處一起

大概就是當做花落何處的特典本

如有變化會再更動

如果代理有跑場,就會託他免費發放

印量還是少

*****

 

清脆的金屬聲碰撞在一塊劃開屋內的寂靜,玄關的大門緩緩推開,探進屋內的水藍色腦袋似乎有些謹慎,儘管知道屋內的主人已經外出上班,但他還是一臉不好意思地打聲招呼,「不好意思,打擾了。」當然回應他的只有一片安靜。

即使現在只有自己一人,他還是展現出自己良好的家教把脫下的布鞋擺放整齊,穿起自己準備好的室內拖鞋,謹慎地把自己帶來大型收納袋往矮桌子邊放過去,低聲道出準備上工四個字,迅速捲起袖子,不時眨著金瞳四處觀察,屋子內邊邊角角有積些灰塵,窗戶玻璃有些灰外,基本上這屋子不算想像中髒亂。

屋內的擺設偏向傳統日式,牆上掛著的書法字畫、已停下不動的古老時鐘以及合式房間會出現的隔扇等等,雙眼張望屋內布置的同時,鼻腔內不時飄來淡淡不知名植物的香氣,頓時腦海裡閃過某一霽藍的身影,心臟跳動的節奏開始無法自己,試圖想安撫這情緒般手撫上心臟的位置,但仍不住脫口反問自己,「為什麼有種熟悉的感覺呢?是因為這是『他』的家嗎?」

口中的『他』是指在大學時代認識的前輩——三條三日月,三日月來自古老傳統貴族,舉止優雅,加上不凡的美貌皆吸引旁人的目光,固然成為眾人口中所謂的高嶺之花,實質上和三日月相處卻沒有任何隔閡感,個性率真又愛笑,溫和卻不掩對事物的堅持。

說到他與三日月初次見面是在學校圖書館內設置的讀書室。

早晨,校園內走動的學生寥寥無幾,他為了準備期中考抱著幾本書便鑽進圖書館,他打算在中午吃飯之前絕不輕易走出讀書室,然而一步入讀書室在窗邊的景象引起他的注意,未關上的窗任憑風撩亂著潔白的窗簾,拉長的潔白底下是一抹柔和色調的深藍。

一手撐起臉頰,雙眼專注在眼前厚重的原文書,細長的指尖翻開下一頁時大概注意到他的目光,猛然一抬頭,他便與鑲嵌彎月的深藍眼瞳相望,那是一雙溫柔卻難藏寂寞的眼瞳,就像月亮吐著柔色光暈,周邊卻沒有任何星星伴隨的夜空。

注目過久有些尷尬的撓撓臉頰,想說上幾句道歉打擾的話就埋首苦讀,無奈腦子卻一片空白,等到自己啟口發出幾個支吾聲時,三日月早已露出笑容指著他斜對面的位置歡迎他入座。

那時候他是大學一年級生,而三日月則是大學三年級,兩人學院也不同,對方是語文學院的學生,而他自己是平行方向的理工學院的學生,他們兩人相處時間上勢必相當零碎,加上現今離有對方存在的大學時代已經過了很久,除了第一次見面的記憶十分深刻外,其餘他們之間相處的記憶有些模糊,勉強記得也只有與三日月揮別的畢業季。

「也許這就是緣分吧。」

他沒想到現今兩人有機會再次碰面,雖然他主要是被請來一周打掃一次的人,況且清掃完三日月也未必剛好回來,但是只要他沒被對方解雇,他都有機會再與對方見面。

「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感謝前些日子的不順遂?」

大學畢業之後,身為粟田口家長的他自然要一肩扛起家裡的一切,為了顧及部分弟弟們邁入青春期的發展,也要支撐家中開銷,他成為在家工作者,利用自己所長接下來自不同公司企業的程式設計相關案子,工作之餘好方便照顧家裡狀況。

然而,在上上個月接下好幾筆設計程式案子的費用至今仍尚未匯入戶頭,再者上個月至今工作運不是很理想,電子信箱只收到十根手指頭可數的工作洽談。

隨著日子天天過去,存摺裡的金額逐漸遞減,生活的各種支出開始產生危機。

當他陷入是否要保單借款的兩難時,前年才踏入職場的弟弟——骨喰便為他帶回一份新的工作契機,這份工作就是替骨喰的上司每周打掃家裡一次,偶爾需要幫忙買指定的東西,工作待遇以及工作上的要求皆是他所能接受,他還一度覺得這根本是為他量身打造,接著一知道這位上司竟是大學時代的前輩——三條三日月他想也沒想立即答應這份工作的邀約。

「可是不知道三日月前輩還記不記得我。」突然想到自己對於他們倆相處印象很模糊,那不拘小節的三日月勢必更不會記得自己是誰,越想越沮喪的他不自覺像枯萎的蔬菜般垂下頭。

「不行!我該先認真打掃才對!」

「洗把臉轉換心情。」

他只給自己短短幾分鐘的沮喪時間,時間一結束就拍拍臉頰讓自己振作,畢竟他早已不是小孩子,自己該要成熟地拿捏分寸。

再者,就算三日月不記得自己又如何?過去好與壞終究是過去,把握現在才是最重要的事。

四處張望尋找浴室位置,他找到貌似浴室的門便抓緊時間洗把臉然後上工。

一推開門,印入眼簾的是具有別緻設計感的白色浴缸,但是浴缸內貌似有『一團深藍的不明物體』。

是亂丟的衣物嗎?

畢竟三日月前輩忙於工作嘛,把衣物亂丟到浴缸是正常不過的事,以後只要有我在,我一定會把三日月前輩的家打點好。

腦海認定是被亂丟的衣物,想都沒想就踏進浴室時,這『一團深藍的不明物體』突然間自己動了起來,眼前突然迅速閃過一個畫面,他還來不及思考眼前是什麼畫面就被這『一團深藍的不明物體』給打斷。

「啊,是一期?」

 

--試閱結束

评论(4)
热度(8)

© 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