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喜歡用平淡的文字勾著故事線條。
刀劍亂舞/三日月右派。
黑籃/赤黑。
目前主產一期三日,其餘看體力

刀亂/戀愛就從坐電車開始/一期三日(現代架)

突然間想跳痛的作者,

用亂七八糟的角度治癒下被三次元傷害的心,

小心食用,並非平常寫作的樣子。

沒有時間用電腦只好手機碼字,格式可能會跑掉,請小心。

 

***

車門的唰一聲,踏入車廂內他與同行的人趕緊找個位置坐下,可惜坐位已滿只能找個適合站著的地方。

當電車沉悶的發出啟動聲沒多久,白色頭髮的學生打出大大的哈欠聲。

「哈啊——」一手拉著車環,另一手則拿著手提式書包隨興地一甩讓書包垂在背上,來不及遮掩打了一個大大哈欠,在安靜的早上車廂顯得十分突兀。

站在白色頭髮學生一旁也是著一身相同制服,但不同的是穿著相當整齊,就連現在已經沒有硬性規定要繫的皮帶也繫上,一看是模範生等級的天藍髮少年自然是以中規中矩的口吻吐槽,「鶴丸君的哈欠很響亮呢。」

「哈哈,嚇到你了嗎?一期。」被稱為鶴丸的少年沒有發現響亮的哈欠聲有什麼不妥,像孩子般露出調皮帶有驕傲的表情問。

「嚇到嗎?這倒還好,我只覺得鶴丸君這樣不太行。」或許是基於習慣被叫一期的少年對於對方的詢問倒是相當冷靜。

「還不是要怪你幹嘛約那麼早啦!」收到一記冷靜的攻擊,鶴丸想起今天約那麼早時間在車站集合忍不住有些抱怨,他可是衝著一句『不能半途而廢』的名言努力打電動破關直到凌晨。

「但是,坐下一班車勢必會遲到。」略想一會昨晚看的時刻表加上各種時間推算,一期很肯定坐下一班車會來不及進校門。

「才不會遲到,只要進校門前小跑步就能安全上壘。」想到每次搭的時間加上以小跑步進校門都很安全過關,鶴丸堅定地反駁一期的推斷。

「慢一步?」

「就翻牆。」

「真像鶴丸君會做的事。」面對好友毫不猶豫的答覆,一期不意外對方會這麼做。

「提早出門搭車的行為也很像一期會做的事,總之現在我要先小睡,不然第一堂課我會睡著。」再度打了一個哈欠,鶴丸決定準備閉眼養神。

本來想吐槽即使跟平常時間一樣你上課都還是會睡覺,但是鶴丸已進入打盹模式,一期只好把話留在心中看著車窗外的風景。

車窗外的天空給人有種清爽的感覺,透亮毫無任何雜質,彷彿是雨過天晴的天空。

眨眼間電車已進入了隧道,車窗迎來一片黑,正當一期開始覺得無趣時,他注意到車窗上倒影的身影,在他身後坐一長排的人,有的人是翻閱報章雜誌,也有的人是閉目養神,各式各樣在電車上嶄露的不同型態,其中吸引他注意的是在這當中一名穿跟他們一樣校服的學生,深藍色的瀏海隨著打盹搖晃,勾起微笑的嘴角的右邊有一條線,定眼一瞧才發現是掛著耳機。


不知道在聽什麼歌呢?

應該會是聽古典類型的歌?


一期看著那車窗上的身影不由得思考著,即使電車以駛出隧道外,窗外又是一片色彩分明的風景,他還是忍不住盯著車窗上已經不明顯的那抹深藍。

直到電車上響起機械式的廣播劃破一片低沉,一期才回過神急忙地推一旁的人起來,「鶴丸君要準備下車了。」

「啊,好。」

伸個懶腰,鶴丸跟一期兩人一前一後跟著前面的人群依序下車,在往學校途中不忘自己的早餐連忙拉住走在前面的人,「等下一期我要先買個早餐。」

「不去合作社買嗎?」雖然一期是跟鶴丸對話,但是內心不由得在意那抹深藍的位置。

「一直吃學校裡的東西太無趣了,偶爾要來點驚奇的食物。」

「只要準時出門校外食物自然會讓你吃到——」本來又要再次吐槽對方幾句,話沒說完突然腦海出現很多想法,忍不住脫口而出,「我決定這陣子都要搭電車上學。」

「啥?!」

對於沒來由像似發佈結婚宣言鶴丸震驚到說不出話來,瞬間開始哀悼自己可憐的睡眠時間,直到一期說不一定要一起上學才鬆一口氣。

 


***

早晨張羅完弟弟們上學前事宜後連忙提著書包趕電車,幸好家離車站不算遠跑個十分鐘就順利進站、上車。上車後一期像似找座位般四處張望,沒有任何發現便只好往下一個車廂尋找。

其實他要尋找的不是座位而是那個人的身影。

每次上下學他幾乎可以遇見那個人,儘管如此他還是選擇在遠處或者不會被注意的角度看著那個人。

不論早晨匆忙而凌亂的髮絲,抑或者隨著餘暉顯得寂寞的表情,皆收進他的眼簾。

然而今天一期卻沒找到那個人,秉持運氣問題的他忍不住苦笑,「未必每次都那麼好運會遇到吧?」

腦海突然閃過弟弟曾說心中要是有什麼願望可以用『如果我就』來許,多半這些願望會很快實現,雖然對這說法抱持半信半疑,但是內心想看見那個人的願望越來越強烈,遠遠超過懷疑的態度。

決定豁出去的一期握緊書包低語,「如果可以遇見他我就——」主動跟他搭話。

話還沒說完,在他身後有人以爽朗的口吻朝他喊道,「喂,同學這邊有位置可以坐喔。」

「喔,好的,真的很感謝——你。」想說沒看見那個人也無妨,起碼有座位可以坐下來背單字,一轉身朝他招手的是一頭燦爛金髮的同校生,熱心的同校生似乎深怕他不知道哪裡有位置般用力指著空位,而在那空位旁正是他在尋找的人。

頓時一期有些不知所措,但是想到拒絕對方更會讓人起疑,他只好硬著頭皮說聲謝謝便坐了下來。

坐在位置上的一期感覺到自己身體有些僵硬,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便拿出單字小本出來背,但是不管怎麼背單字卻一個也背不出來,餘光都會忍不住瞄到對方身上,他才發現今天的對方笑意比往常還來得淺,有種想抱住對方好給予安慰,發現自己超乎往常的遐想感緊狂默念單字,他深怕會有什麼比擁抱更糟糕的念頭浮現在腦海中,只好果斷選擇握緊小本子讓自己小睡。

只要撐到下車就行了!

「要——要下車囉!」

屁股隨著關鍵字像似觸電般跳起,在響鈴聲中一期趕緊衝下車,猛然一回頭才發現那個人仍坐在車上,他想都沒想立即衝回車上。

「同學要下車了!」衝上車的一期才發現對方正打盹,立即抓住對方的手準備帶對方下車,拖著對方衝到車門口卻幾秒之差被阻隔下來,只能眼睜睜看著電車逐漸駛離。

「唉啊,哈哈,過站了。」仰頭,爽朗的大笑,絲毫不在意接下來可能會遲到,也不在意自己不事宜的大笑。

猛然想吐槽,低頭才發現自己仍緊抓對方的手,慌亂地趕緊鬆開對方的手,「抱歉,失禮了!」

「不要緊。」

聳肩,似乎沒有把他的失禮放在心上,可是一期卻莫名的在意,複雜的思緒讓他一句話都吐不出口。

「你知道怎麼從這站走去學校吧?」抵達車站兩人前後踏下車,沒走幾步路對方率先回頭詢問。

「大概知道。」被突然的回頭嚇得一愣,沒閒置多久立刻就回覆,不自覺兩人往學校路上變成並肩行走。

在路上與對方一句沒一句的交談著,較多時間都是注意隨晨光轉變成灰藍的髮絲 ,因風跳動的瀏海底下則是比平常來得寂寞的目光。

「三日月前輩,最近忙著考大學吧?」知道對方的班級以及名字後,一期終於少了方才不自然的僵硬感。

「很多事得忙著呢。」

微笑著的三日月更讓他有種可以幫忙的錯覺,想都沒想一期很自然地接著說有需要他們年級的課本複習可以跟他借。

三日月似乎沒說什麼只是輕笑著。

「校門應該關了。」遠處的正門位置已沒有學生的穿梭,三日月就這麼推論著。

「我們爬牆吧。」

話一落一期發現如夜的眼瞳閃過驚訝,連忙澄清,「我也是第一次爬,那個、那個我也可能會麻煩到你。」

「呵呵,好。」大概是他慌亂到漲紅臉,三日月看著他露出了笑靨,不是嘲諷,而是覺得他可愛而作出的反應。

在他腦海裡浮出跟他一樣長相的小人不停地捶打地板責怪自己的不穩重。

「一期你要先爬嗎?我可以在後面推你一把。」

視線向圍牆上頭掃過,雖然三日月不是惡意,但總覺得他被小看,擺手,一期瀟灑地蹬住一個支點坐上圍牆上。


沒想到很順利。


對自己第一次爬牆就這麼順利的一期,內心難掩激動的情緒。

「三日月你要幫忙嗎?」注意到站在圍牆旁的視線,一期朝三日月伸出了手。

「哈哈,好的。」嘴角勾起一個他從沒見過的弧度,手就這麼毫不考慮的覆上。

樹葉間的光點隨風在他的臉上擺動著,倒映他身影的眼瞳裡有一抹彎月,一個施力三日月也順利坐上圍牆上頭。

「哈哈,甚好、甚好。」

「能夠可以跟一期近距離,然後還認識真的很好。」

順利翻牆進入校園的三日月發出像似喝茶的愜意老爺爺般宣言,然後在一期毫無防備下重重地給予一個致命傷攻擊。

「啊?!」

他一直以為在電車上偷看三日月沒被察覺,沒想到對方根本注意到,霎時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只好回單音作回應。

「還有,一期我們交往吧。」

還沒釐清自己是怎麼被發現,三日月卻趁勢丟出告白宣言。

在過了很久久之後的某課堂中,一期才意識到自己也做出回應,還吻了對方。

「下次應該要比三日月快才行。」筆記上寫滿三日月名字的一期表示自己不甘被動的心情。

 
 
 

--END


评论
热度(26)

© 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