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作者☆薰

喜歡用平淡的文字勾著故事線條。
刀劍亂舞/三日月右派。
黑籃/赤黑。
目前主產一期三日,但是一切都順其自然

刀亂/螢火之約/一期三日/現世架/前篇

*手機碼字格式可能會跑請見諒。

*練手感。



***

        滴、波——。

        “又來了!”

         他有些鬱悶地在內心喊道,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他的耳畔偶爾都會出現滴水的聲音,低沉又悠遠,彷彿是迴盪在某一深處的洞穴中,甚至不時夾帶冷意襲來。

         搖晃腦袋試圖擺脫這奇怪的聲音以及感覺,以往很快就能恢復正常,可是這次卻是越陷越深,在低沉的滴水聲中似乎鑲著某個人的呼喚,孤寂充滿渴望的呼喚。

       『一、一期……』

         雖然呼喚聲毫無清晰的輪廓,但是總覺得身體的最深處正呼應這呼喊,心也同時隱隱作痛著。

        模糊卻帶著反差的深刻,他逐漸陷入其中,然而這般詭異的呼喚聲卻跟著時間流逝慢慢變小,隨之被陌生的聲音取而代之。

       「啊!撞到了!」尖銳的聲音穿過耳膜,他不知道是發生什麼事情,想滿足好奇心查看才發現自己四肢動不了。


        漸漸地他眼前一片黑。

        在這片黑暗中,他感覺自己握住某個人的手站在某處一動也不動,手心裡的溫度偏低,但不至於到冷,不自覺握緊那隻手給予溫暖,此刻周圍緩緩飄落異常閃閃發光的花瓣,他才發現自己身在櫻花樹下,站在一旁的人似乎想張口朝自己說——

       「一期哥!」

       「啊,一期哥你還不能動啦!」

        當他自己可以挪動步伐時,周圍視野全是自己的弟弟們,慌亂、擔心以及笑中泛淚全在弟弟們的臉上。

      「我是出了車禍?」他看著自己的左手被紗布層層包裹著,他有點困惑的問,說實在他真的不確定那時候發生什麼事。

      「對啊!我們快緊張死了!」橙髮的孩子率先撲上來,平常總是充滿笑意的臉多了些害怕,身為最年長的兄長自然是充滿自責。

      「亂,抱歉讓你擔心了。」他勉強撐起右手摸摸對方橙色的長髮,凌亂的髮絲讓他滿懷愧疚。

        其餘的弟弟見狀連忙擠上來跟著撒嬌,雖然傷口開始隱隱作痛,但是只要不讓弟弟們擔憂這點疼痛算得了什麼。

      「一期醒了?!」

      「太好了!」

        有個柔和如水的聲音傳來,他看不見來者是誰,只見弟弟們讓出一個位置,眼前出現一張擔憂的面孔。

        因為靠很近,他注意到深藍如夜的瞳仁裡鑲嵌一抹彎月,這是一雙少見且美麗的眼瞳,此刻這雙美麗的眼瞳充斥著擔憂。

       「謝謝您擔心。」

       「但是,很不好意思冒昧地請問您,您是誰?」

        話一吐出他就開始後悔,不是突然想起這個人是誰,而是他從鑲嵌彎月的夜瞳裡發現悲傷,油然而生強烈的罪惡感。

        還沒等到唇的閉闔,弟弟們倒是連連發出驚呼聲,亂不可置信地捂嘴嚷嚷,「一期哥,你居然會忘記三日月?!」

       「難以置信。」另一名弟弟似乎很快冷靜下來為這事做出評價。

       「什麼?!」面對弟弟們的反應他突然意識到這名陌生人似乎跟自己有著不尋常的關係。

       「這是我一輩子的伴侶,我美麗的『未婚妻』——三日月。」亂貌似模仿他當時的口吻跟舉止,霎時他差點被自己曾經說過這樣的話嚇死。

         現今是開放社會,即使另一伴是同性也會得到相同的祝福,他當然不會介意自己的伴侶是同性,只是突然蹦出自己有『未婚妻』不論是誰都會嚇到。

       「那個,我——」接收到亂投以過來寫作『渣男』的眼神,頓時語塞不知如何接口。

       「車禍難免會帶來不可避免的意外,反正一期沒事比較重要嘛,哈哈。」

        三日月似乎沒有介意他的失憶,仰頭發出爽朗的笑聲似乎給周遭不少安心的力量,笑聲中不時穿插幾句吐槽的話語,氣氛頓時歡樂不少,他也從驚嚇中得到些許的平復。

        毫無形象的大笑,手仍不忘作勢掩嘴,舉手投足散發著優雅且高貴的氣息,除此之外外貌還是無可挑剔的美人,然而這樣子的人會是他的『未婚妻』嗎?

         不知不覺開始思考自己與三日月的關係,甚至有些懷疑三日月的選擇,在越陷越深的自卑泥沼中,無預警額頭被人用力彈了一下。

       「咦?」瞠大圓眼,他只能用單音回應這突如其來的攻擊。

        「一期對於我而言是名很可靠的存在喔。」三日月臉上綻放出如花般美麗的笑靨,輕柔地說著。

         溫柔的語調似乎把他從負面深淵拉出,但同時覺得很意外三日月很了解自己在想什麼。

        “我們可能真的是伴侶,所以三日月才了解我在想什麼吧?”

        不由得他對忘記三日月這事開始充滿歉意。

       「啊,我們先去買點吃的,一期哥,你們慢慢聊。」亂貌似想到什麼跳起,隨後不等他應允急忙把其他兄弟們推出視線外。

       「亂等等!」

        然而回應他的卻是病房門扣上的聲音。

      「哈哈哈,一期放心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可是這樣會帶給您很多麻煩。」深藍髮絲隨著笑聲晃動,不知道為什麼有個直覺等下會是自己照顧對方。

         「哈哈,放心交給我,雖然我喜歡被人照顧。」

          「人家說受傷後要補點營養,我來削蘋果給你吃。」拉起衣袖,三日月志氣滿滿地拿出菜刀準備處理蘋果。

          「好,麻煩您了。」看著滿臉自信的三日月,他實在沒有理由阻止對方,只好微笑麻煩對方。

        碰!

        三日月切下的瞬間,兩半蘋果向左右各自飛去。

      「一期……」

      「沒關係的,蘋果拿去沖洗就能吃了。」

        三日月機械式的轉頭看著他,對上有點可憐以及尷尬的表情,他只好像安慰自家弟弟的口吻溫柔安撫對方。

      「不是的,刀柄跟刀刃分離了。」

      「……」



--TBC

评论
热度(18)

© 佛系作者☆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