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作者☆薰

喜歡用平淡的文字勾著故事線條。
刀劍亂舞/三日月右派。
黑籃/赤黑。
目前主產一期三日,但是一切都順其自然

黑籃赤黑架空戰國-千日紅,第六章

女子看著緊緊拉住自己衣襬的孩子,嘴角楊起笑,明亮的圓眼隨著笑意彎成一對彎月,「第一次看到這孩子有這麼任性可愛的舉止呢。」站在一旁服侍他們的實渆玲央感到不可思議的說著。

「這表示征十郎接受我還把我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上。」看見女子露出幸福的笑容,實渆玲央才明白自家首領為什麼會願意把年幼的少主交給這名人類女子。

「征十郎,如果有喜歡的人可以讓你撒嬌的話,是多麼的幸福呢。」女子的笑聲如同鈴鐺般清脆、好聽。

 

「哲也幫我吹涼。」赤司征十郎一派認真的朝黑子哲也遞岀他的味噌湯。

「好。」黑子哲也面無表情的接下對方的湯碗幫對方吹涼。

自從上次兩人開始了所謂的交易之後,赤司征十郎便有為了執行約定這個名目而正式成為黑子哲也家的食客。

湯太燙要幫忙吹涼、三餐要有一餐一定要有湯豆腐以及批閱族裡文件時的搥背按摩等等都隨成為食客後變本加厲的要求黑子哲也,起初黑子哲也有些無奈,畢竟他還有許多醫生的工作要做,但隨著長時間相處後就有了赤司征十郎其實是個一但跟他人友好後就會展現任性的認知便習以為常,任性的要求自然成為黑子哲也必做的事情。

當然在負責傳遞族裡文件的實渆玲央眼裡就明白自家首領是個享受被喜歡的人寵溺的男人,畢竟在首領還是少主時就跟在身邊所以自然明白自家首領的情緒跟舉止背後的涵義。

當然身為旁觀者清的實渆玲央其實也明白自家首領是處於單方面的弱勢狀態,他除了製造機會外,也默默開導黑子哲也的戀愛知覺。

 

然而黑子哲也是少見的超級大木頭。

 

「唉。」實渆玲央一想到自家首領的坎坷追妻之路忍不住嘆氣。

「實渆君,您還好吧?」恰巧走過他身邊的黑子哲也聽見他的嘆氣,有些擔心問。

「沒事、沒事,小哲別擔心我,話說小哲今天要去哪裡?」實渆玲央原本露出很開心被黑子哲也關心的表情,但是感覺到坐在另一邊拿著書本銳利的眼神,他立即收斂自己的心情。

「我要去拜訪朋友。」黑子哲也臉上毫無波瀾的說著,但是坐在另一邊的人已經聽到充滿黑氣且狂蹂躪手中的書本。

「只是朋友對吧?」實渆玲央趕緊強調朋友二字,試圖安撫坐在一邊要把書本弄爆的人。

「不過對於我來說是一位很重要的朋友。」一提到荻原成浩,黑子哲也腦海就浮現他們相處時光的種種一切,他現在會如此堅持他的立場也是受荻原成浩影響,所以說他很重要也不為過。

「哲也,我跟你去好了,我也想認識你口中很重要的朋友。」赤司征十郎掛起燦爛的笑容提出同行的要求,明白這笑容背後含意的實渆玲央比手畫腳暗示黑子哲也。

「好,我只怕你會覺得無聊。」沒理會實渆玲央的暗示的黑子哲也點頭答應對方的要求。

我只怕小征會殺掉你的朋友。已經大敗給黑子哲也超級遲鈍感的實渆玲央默默的替對方點蠟燭祈禱一路好走。

「那我顧家,你們出門小心。」實渆玲央一手擦著冷汗,另一手雨他們揮別。

 

※※※

兩旁的秧苗隨著風搖曳,黑子哲也看著田裡的水映著天空的雲祈禱今年能夠平靜的過完,而走在後頭的赤司征十郎冷冷的盯著黑子哲也手中的籃子,籃子裡盛滿的都是黑子哲也愛吃的東西以及高檔的補品,這樣的拜訪禮讓赤司征十郎更想知道對方是誰。

「樹林?」看見黑子哲也帶領的方向不是村莊而是人煙稀少的樹林,更讓赤司征十郎不解。

「這裡是我朋友長眠的地方。」黑子哲也撥開墓碑上的落葉,神情凝重的開始張羅祭拜事宜。

「這樣啊,我也替他感到遺憾。」赤司征十郎才明白前些日子的自己居然為了死去的人爭寵吃醋是多麼愚蠢至極的事情,死去的人根本沒有與他競爭的資格。

「活在戰爭的時代下,這是無可奈何的事情。」黑子哲也點起三柱香,虔誠的朝墓碑闔十。

知道這時間不宜打擾對方的赤司征十郎到處亂走動,眼尖發現樹下有一木盒,掀開蓋子發現盒內裝著一本泛黃的書本,岀於好奇心作祟,赤司征十郎好奇的翻閱書本內容。

 

什麼嘛,原來是哲也朋友的生前日記本。

 

赤司征十郎發現內容紀錄的很瑣碎便打算放回盒內,畢竟他沒有興趣知道這個人的一切,但是一翻到某一頁他整個人就開始不對勁,甚至握著筆記本的手有些顫抖,那一頁寫著日記的主人對於黑子哲也的迷戀以及偷親臉頰的各種小事,赤司征十郎在心中努力說服自己那已經是過去式,站在黑子哲也身邊的人是自己,但是一看到某一段文字更加無法再說服自己。

 

──我跟黑子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到永遠。

 

所以這就是哲也剛開始不想跟我永遠的原因嗎?明明只是一個死人而已。赤司征十郎冷哼幾聲就把日記本放回盒內,他實在不甘心一個死人就這麼佔據黑子哲也的心

 

我會想盡辦法狠狠抹殺你的存在。

 

「赤司君,我已經祭拜好了。」已看時間差不多的黑子哲也開始收拾祭拜的東西,餘光發現同行人不在附近便轉頭開始尋找。

「嗯,哲也很重視這個朋友呢。」聽見黑子哲也的呼喚,赤司征十郎漫步走到黑子哲也身邊,看見被清理乾淨的墓碑以及墓碑前飄著裊裊清煙的三柱香,他毫無情緒波動的說。

「畢竟他對我的理念想法影響很深,再說我們從小就一起長大的。」一提到這個無緣一起完成夢想的友人,黑子哲也內心還是有些心酸,他還是放不下這個朋友已經離開世上的事實。

「說真的我覺得哲也對這個朋友有些過頭了,還拿那麼珍貴的雞肉來祭拜。」看見對方的藍眸一提到這名友人而變得格外生動,赤司征十郎心中的妒火更是越燒越旺。

 

哲也從來都沒有用這種眼神看我。

 

「還好吧,況且這些食物都是祭拜後可以吃的。」赤司君好像很煩躁?是不是因為這裡太無聊了?黑子哲也感覺到對方散發岀難以靠近的氣場,但是他不知道如何問起對方到底怎麼了,只能自己一昧的猜測。

「這樣啊。」對方毫不在意他的答覆更讓赤司征十郎對這名友人心生怨念,暗沉的異色瞳中是開始一連串的消滅計畫,他要盤算岀一個縝密的計畫,他要不著痕跡的將這個礙事的人去除掉,然後黑子哲也的心就可以真正屬於自己。

「赤司君,晚上吃湯豆腐。」對於不知道赤司征十郎心中在盤算什麼的黑子哲也想到最簡單的處理方式就是煮對方愛吃的東西。

「哲也,我們還有比起湯豆腐更重要的事情。」面對對方簡單思考的赤司征十郎來說對方的遲鈍更是他最頭疼的天敵。

 

單純的溫柔,是看盡天下冷暖無情的他無法抵擋的媚惑,也是他無法掌握的敵人。

也許他要對方身體力行才能明白他一直所想的事物。

 

「赤司君?」對方沉下的臉充斥著嚴肅二字,看在黑子哲也眼裡不由得繃緊神經,他緊盯對方一步又一步毫無可推測的表情,下一刻──

碰,巨大聲響貫徹天際,揚起大量煙塵迷霧中,赤司征十郎攔腰抱起黑子哲也躲過一個強而有力的攻擊。

「唔,謝謝。」在赤司征十郎的身後是一隻長得跟螳螂相似的怪物正追趕他們,黑子哲也才明白原來赤司征十郎剛剛嚴肅的神情是因為察覺週遭的不對勁。

「哲也抱緊我。」面對對方下意識主動抱住自己的赤司征十郎掛起溫柔叮嚀對方,在溫柔的面容下卻是反覆播送『嘖,等下要好好消滅這個破壞我氣氛的傢伙,不過環抱著我的哲也感覺真不錯。』等等字句。

「好。」黑子哲也乖巧的點頭緊抱住對方。

抱住對方時不由得耳朵會靠在對方胸膛上,他清楚聽見對方沉穩安心的心跳聲,第一次他喜歡上這個懷抱。

雖然仗著眾多樹木的天然屏障拉開一大段被追趕的距離,但是這貌似螳螂的怪物卻仍然不放棄追趕他們,緊迫的追趕逼得赤司征十郎不由得要先把懷裡的人安置在安全的地方。「不好意思,哲也,你先委屈躲在這裡。」

「好,請你務必小心。」明白已經無法躲過一場殺戮的黑子哲也先是深呼吸轉換心情,然後叮嚀對方注意自身安全。

「你放心,勝利永遠不會背棄我。」

在對方充滿氣勢的轉身之後,黑子哲也安靜的抱腿坐在樹下等對方,突然變成一個人的他,自己才發現少了那個人之後他變了好寂寞。

 

原本自己也是一個人的說──

 

風吹動樹梢,在樹葉發岀沙沙聲響之中,黑子哲也聽見了一個小女孩的哭聲,基於人善良天性的黑子哲也起身循聲尋找哭泣的小女孩。

在不遠處發現的蹲著身體的小女孩,黑子哲也靠近對方低著身體,降低音量溫柔的道,「妹妹,怎麼了?是不是迷路了?」

黑子哲也發現對方止住哭泣聲卻沒有回答他,於是心想可能對於他有所警戒,他再把身體蹲到跟小女孩一樣高,伸手要摸對方的頭安撫她的情緒。

「抓到你了。」小女孩一個抬頭露岀呲牙咧嘴的可怕笑容,雙手死抓著黑子哲也的手,黑子哲也才知道這是不安好心的陷阱,他要從對方手中掙脫卻甩也甩不掉。

站在他們身後出現了一名男子,他給予一記手刀擊中黑子哲也的脖子,黑子哲也因為這個攻擊而暈倒在地。

「變成好看的東西。」男子毫無情緒波動的說著,他低身攔腰抱起暈厥的黑子哲也跟小女孩跳上一隻大鳥往天空上飛去。



──TBC

评论
热度(6)

© 佛系作者☆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