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喜歡用平淡的文字勾著故事線條。
刀劍亂舞/三日月右派。
黑籃/赤黑。
目前主產一期三日,其餘看體力

赤黑短篇《主從不分》,HE

 

天空佈滿濃厚的烏雲,風夾帶些冷意以及雨的味道,正在池塘飛行的蜻蜓都壓低飛行的軌道,種種跡象印証都說明要下雨。

在陰陽寮外,一名黑髮男子仍巴著赤髮男子不停碎碎唸,從缺席到不愛吃紅薑等等小事都唸上一頓,而赤髮面帶淺笑的看著對方,時而會點頭表達附和。在黑髮男子越說越起勁時,孰不知頭頂的陰陽師帽騰空飛起,當說到一半發現不對勁,一抬頭赫然發現自己的帽子飛起然後移動到自己面前約十步路的距離,黑髮男子朝帽子方向怒斥大膽鬼怪,然而騰空的帽子先是往後退一步,瞬間快速的衝向黑髮男子,強勁的力道擊中黑髮男子的肚子,黑髮男子痛的大喊鬼怪不要跑!我會去準備工具收拾你!

壓根子把赤髮男子忘了一乾二淨,奔進陰陽寮尋找除妖工具。而被遺忘的赤髮男子嘴角勾起的弧度比剛剛來的大,緩緩步離陰陽寮,準備回府。

「黑子,做得很好。」赤髮男子滿意的說著,而行走的身後出現一顆天藍色的圓球跟著其背後漂動。

「真是拿這些人沒辦法。」赤髮男子帶些無奈的口吻繼續往下說。

然而發現對方沒有回應他,有些不開心的回頭看著天藍色的圓球,「黑子,人型化。」

天藍色的圓球左右漂動彷彿是拒絕對方。

「這是我的命令。」

天藍色的圓球仍然用左右漂動表示回答。

「黑子,你難道不想吃香草糕了嗎?」赤髮男子從懷中掏出用布包的方方正正的東西誘惑天藍色的圓球。

「赤司大人,您真的很惡劣。」天藍色的圓球消失,取而代之,是一名同為天藍色的髮絲跟瞳孔的少年,而微尖的特殊耳朵以及脖子上金色環表示了這名少年的身分,一名受到束縛的神將,簡單說就是式神。

「哲也不也惡劣?哪有一個主人要用誘惑才能命令自己的式神?果然你被另一個我寵壞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赤髮少年原本赤紅雙瞳變成一紅一金的異色瞳,要不是手上仍然有剛剛拿到現在的東西,不然任何人都會懷疑是不同人。

「征十郎大人,可以給我您手上的香草糕嗎?您昨天也有答應給我吃的。」黑子哲也張著大眼盯著對方手中的東西。

「哲也……」赤司征十郎看著對方圓滾滾的雙眼透露著渴望的神情,他強烈的覺得自己十分挫敗,自己似乎不如一個香草糕。

髮色跟雙瞳都是同一赤紅色是赤司征十郎雙重人格之其一人格,被黑子哲也稱為赤司大人;髮色赤紅,一紅一金的異色瞳則是另一人格,被黑子哲也稱為征十郎大人。兩個人除了眼睛有分別之外,個性也不盡相同,但是唯一相同的是他們都很寵溺他們的式神黑子哲也,他們還從為此爭寵、吃醋。

「算了。」赤司征十郎無奈的笑著把手中的糕點遞給對方,黑子哲也接下糕點之後雖然表情不變的吃著,但是耳朵像是小動物般開心的抖動,有種很大反差效果。

然而在黑子哲也逕自享受完糕點露出滿足的表情,站在一旁的赤司征十郎也幸福欣賞完自家式神少見的表情時,天空開始下起雨。

「糟糕,下雨了。」黑子哲也看著雨越下越大,和自家主人開始跑起來。

「最後不是被嘮叨男而是被哲也害得淋雨啊?」

「是征十郎大人自己愛站在那裡聽的,依您能力應該可以擺脫的。」

「哲也。」

「請允許我鄭重的向您道歉。」

原以為自己是被對方狠狠唸一頓或者特殊處罰,結果一回神自己卻是被對方一手攬進懷裡,另一手卻是撐起外衣當作兩人避雨的。

「征十郎大人,這樣您會感冒的,況且式神不會因為雨的關係而受風寒。」

「即使這樣,我還是得寶貝哲也啊!不然我就沒有可愛的式神。」赤司征十郎維持一手抱著黑子哲也,另一手撐著外衣往自家宅府方向走。

「征十郎大人。」黑子哲也聽了之後內心暖烘烘,他很慶幸自己成了這個人的式神,原本的他是無拘束的薄涼小神,所謂薄涼就是淡泊,與周圍人事物保持一定的距離。在某一天不知道為什麼就這麼被赤司征十郎收服成他的式神,就此開始了和以前不一樣的生活。

「假如哲也有愧疚的話,就在我洗澡前親我兩次,然後在床上乖乖等我洗澡完。」不知道腦袋在想什麼的赤司征十郎一臉露出像拿著糖對著小孩逗弄的怪叔叔一樣的表情。

「對不起,我收回我的想法。」黑子哲也一臉面無表情的看著遠方。

──黑子是要吻我,然後在床上等我!

──你閉嘴!是我才對!

赤司征十郎內心兩人格開始低齡化的鬥嘴。

 

※※※

「好好,我也想要黑仔親親。」

「阿哲,不要被騙了!」

「嗚嗚嗚嗚。」

「啊咧,肚子餓了!」

正在各自嚷嚷的三顆不同顏色的圓球疊在一起,底下是黃色作為支撐,過來是青色,在最上頭是紫色頂著雨傘。

「你們好重啊!」

「黃瀨!你很弱耶!」

「啊,雨傘滾走了!」

「你們可以人型化拿雨傘啊!白痴。」綠髮男子看著三顆圓球追著滾走的雨傘表示無奈的摸摸手中的青蛙木雕。

 

 

──短文全完


评论(7)
热度(25)

© 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