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喜歡用平淡的文字勾著故事線條。
刀劍亂舞/三日月右派。
黑籃/赤黑。
目前主產一期三日,其餘看體力

黑籃同人文—學院風三十題】03.&04前後、並排鄰桌,CP赫黑

※搬運文,首發蟻窩

※設定:赤赤為雙胞胎,赤雙瞳赤司為兄,一金一赤異色瞳赤司為弟。
※※※
這節班會課班長開始主持抽座位的班級內務活動。藍髮少年面無表情看著前面排隊的幾名同學依序抽座位、入座,他內心不停的祈禱自己能夠抽到入學時暫時坐的位子,那是一個可以滿足他觀察全班同學又不被人注意的位子。
然而,一個猛然轉頭,他看見赤髮、異色瞳的人坐在他內心所屬的位子上。

啊,被抽走了。
藍髮少年內心有些失落的望著那個已經不屬於自己的位子,而那位子的新主人察覺到對方看向自己掛起笑容朝對方揮手,燦爛的笑容在藍眼中多像得意炫耀的意味。
藍髮少年故裝看不見,轉頭看向抽籤筒,他想現在祈禱不要坐在他旁邊應該來得及。
雖然他知道即使沒坐在他旁邊,那個人下課、午休都會出現在自己身邊。

「哲也,多多指教囉,雖然我比較希望你坐我旁邊。」藍髮少年拿著籤走到對方位子前的坐位坐下。
「請多多指教,征十郎君。」他朝對方點點頭,不知道這樣是否算好結果。
看著對方藍色髮絲,他瞇起異色瞳打量對方旁邊的座位,他開始盤算自己等下要怎麼跟那個位子的主人交涉。
但是,一看到拉開那位子的人,他整個人黑了一半。
「黑子,以後請你多多指教了,課堂上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我。」雙赤瞳的雙眼充斥著和善溫柔,一坐下那瞬間都讓對方身後的人有種他們靠很近的錯覺。
「哥,你一定作弊。」瞇起異色瞳的雙眼,扁起嘴嘟嚷幾句,霎時,藍髮少年伸手摸摸他赤色髮絲。
「哲也,你當我是狗啊?」甚感不滿的推開對方的手,他更加不高興得別頭看向窗外。
「抱歉,忍不住。」對方難得孩子氣的行為雖然有些感到困擾,但是意外卻切中他的萌點,他偷瞄坐在一旁擁有相似外表的人,他想赤司君鬧孩子脾氣時應該也是這樣吧?
「幼稚鬼,我可是先抽出坐位的噢,要作弊很難呢。」看著弟弟犯起老毛病的模樣,身為哥哥的他有些無奈。
但是,某方面很羨慕他能夠大膽的表示自己的情緒。

果然是當弟弟的好處嗎?他不由得在心中嘆氣。

「偽君子,承認一下又不會死。」看著自家哥哥露出貌似隱忍的神情,他忍不住大肆戳破對方。
「幼稚鬼,你又要想鬧到什麼時候?」感覺自己的想法被那雙異色瞳看穿,他不是滋味的回嘴。
「位子讓給我的時候。」
「不要。」他張著赤雙瞳的眼眸絲毫沒有猶豫的地方給對方機會。
「你就承認你作弊了吧?」
「這是我的好運。」
「最好。」
藍髮少年看著兩兄弟開始鬥嘴,他輕聲為了他新學期嘆氣,果然昨天不該跟晴天娃娃許願。
一聽見下課鐘響,抽出抽屜一本未看完的書,壓低存在感迅速溜出教室,他想要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享受書中的樂趣。
「──,所以哲也?欸?人呢?」想要把對方拉進自己陣營的他才發現對方早已消失無蹤。
「被你嚇跑了。」
「都是哥哥你害的。」
「最好。」
「太過於壓抑情欲反而會嚇跑哲也噢。」
「你以為我是你嗎?」
「我也不想你是我啊。」
「這又是什麼邏輯?」
「是輕小說的邏輯。」
「別鬧了,幼稚鬼。」
「所以位子還我。」
「這明明是我的。」
周圍的同學們看著赤司家兩兄弟又開始鬥嘴,眾人默默為了新學期開始哀悼,等上課鐘聲一響,倆人很有默契的閉嘴且雙手抱胸別頭不看對方,已默默回來位子上的藍髮少年看見兩人的模樣便明白幾分,他看向桌上的課本眼神已死。

下次絕對不能跟晴天娃娃許願。


--TBC

评论
热度(20)

© 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