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喜歡用平淡的文字勾著故事線條。
刀劍亂舞/三日月右派。
黑籃/赤黑。
目前主產一期三日,其餘看體力

黑籃同人文─學院風三十題】06.傳紙條,CP赫黑

※搬運文,蟻窩首發

※赤赤為雙胞胎設定。

※※※

他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的心情以及自家哥哥的態度,就因為如此他更無法漠視他對他露出的淺笑。

他撕下作業簿的空白頁,俐落的在上頭寫下幾個字,看著自己寫下的文字他忍不住勾起嘴角,他很期待他的反應。
紙一摺好,他便塞進他的衣領,當然他被他這個此舉嚇了一跳,一轉頭看著始作俑者笑瞇瞇的看著自己,他藍眼立即染上不悅的顏色。

這個人到底有多無聊啊?

他拿起衣領內的紙,看見紙透著另一面的字跡,他便無奈的打開紙條。

“哲也,認真上課的樣子很可愛呢。”

這個人果然很無聊。他在心中悶哼幾句,便執筆在對方的字下寫下幾個字,寫完便迅速丟到對方的桌上。

他看到對方這麼迅速給自己回覆,他便滿意的打開對方丟過來的紙條。

“你這樣說我可愛,我會很困擾的,征十郎君。還有請你認真上課。”

對方的回覆跟自己的預想一樣,他滿意的再接下去寫,然後摺好丟到對方桌上。
他本來不想再繼續搭理坐在身後的人,但是對方發現他不理他便踢了幾下椅子,一轉頭,對方露出燦爛的笑容看著自己,被迫於現況的他只好打開紙條閱讀。

“坐在我前面的哲也那麼認真,我很難專注上課呢。”

他真的無法吐槽這個人到底有多無聊,他也感嘆這個人是如此不擔心他自己會漏掉課上的重點。

“那你換位子好了。”

他看見對方終於丟回紙條,本來很開心紙條傳情有繼續下去,但是一看到對方要他換位子,他整個臉都垮下。

“我只想坐哲也旁邊。”

感覺自己衣領又被對方塞進紙條,免疫的他默默拿起衣領內的紙條迅速看過後,他實在搞不懂對方到底要為了位子執念多久,明明每天下課跟吃飯都會自己搬椅子坐到他旁邊啊,他有些無力的在文字下回應對方。

“征十郎君,我考試考不好的話,你要對我負責。”

一手托著頭的他終於等到對方丟過來的紙條,一打開紙條密密麻麻的文字中,異色瞳的目光只盯著你要對我負責這幾個字。

當然一輩子我會對你負責的,哲也。

他滿足的把紙條摺好放進他的秘密筆記本裡,得到對方的請求自己當然會使命完成的。

專心聽著課堂上的老師已解說好幾題必考題,他才發現身後的人已經沒有動靜,他放鬆的長吁一口氣,他想對方終於聽懂他的意思,害別人考試考不好是很難負責什麼的,對方果然知難而退。
在他放鬆下專心寫著筆記時,坐在一旁已恢復精神的他默默的在筆記本上寫下幾個字遞給自己。

“黑子,中午一起吃飯吧。”
“嗯。”看見筆記本上的字,他想自己好像很久沒跟對方一起吃午餐,畢竟對方擔任班長職務總是在中午時候被學校招集,他毫不考慮的答應對方。

看見對方答應自己的回覆,他煩悶的心情總算好了起來。
剛剛他與他家的任性弟弟傳情的模樣盡收進眼簾內,那礙眼的紙條讓他胸口有些煩悶、喘不過氣來。
所以他要學習主動出擊,因為他知道對方對於自己的要求都不會拒絕。


──TBC

评论
热度(17)

© 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