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喜歡用平淡的文字勾著故事線條。
刀劍亂舞/三日月右派。
黑籃/赤黑。
目前主產一期三日,其餘看體力

黑籃同人文─學院風三十題】07. 一起吃午飯,CP赫黑

※搬運文,首發蟻窩

※赤赤為雙胞胎設定。

※※※

「哥,你要把哲也帶去哪裡?」一看見跟自己面容相同的赤髮少年從抽屜拿岀便當便帶著藍髮少年往外走,他趕緊出聲攔截他們。
「我們要去外面吃午餐,征十郎君,要一起去嗎?」看見異色瞳露岀像是孩子渴望的神情,藍髮少年毫不顧慮身旁的少年用眼神暗示便開口邀請對方。
「是哲也邀請,當然要去囉。」聽見對方提出邀請,他理當會答應這邀請。

絕對不會讓你有跟哲也獨處的機會。

看著自家哥哥一臉挫敗的神情,他盡用得意的神情宣誓自己的勢在必行,然而驕傲拿岀便當不到一分鐘就被廣播狠狠擊敗。

「該死的體育組。」異色瞳發著寒氣,他狠狠的詛咒起召集的體育組。
「加油啊,籃球社社長。」本來以為沒機會能跟藍髮少年獨自吃午餐的雙赤瞳少年,一聽見廣播的放送,他興災樂禍的說。
「你別得意的太早。」聽懂自家哥哥的諷刺,他冷哼反擊,他可是不會讓自己處於劣勢太久的。
「征十郎君,請務必加油。」收到對方用餘光說著自己多可憐的訊息,藍髮少年雙手握成拳頭向上揮做出一個加油打氣的動作。
「哲也都這麼說了,我會加油的。」一收到藍髮人的加油打氣,他整個人精神都來。
「少裝了。」自家弟弟的習性他可是瞭若指掌,身為情敵的他當然要狠狠吐槽對方一番。
「學你的,偽君子。」看時間已浪費不少,他幼稚的朝哥哥大吐舌便趕緊衝去體育組。

他想早點去體育組,看能不能早點回來跟對方共進午餐?他可是不想比哥哥少時間跟對方相處。

「赤司君,這裡真的很安靜呢,你怎麼找到這裡的?」手握著三明治,藍髮少年左顧右瞧觀察四周,他們所在的是圖書館西側,林木蓊鬱,風一吹可以聽見細微的樹葉聲,石椅有些灰塵,但是手帕一拍並不費力的立即清除。
「上次開會的時候意外發現,看來黑子很喜歡呢。」赤瞳充斥著笑意拉著對方的手臂示意對方坐下。
「很安靜,下次打算把小說帶來這裡看。」打開三明治的包裝紙,小口咀嚼起,番茄與美乃滋相互帶來的口感他一直很喜歡。
「黑子,該吃點有營養的食物,你太瘦了。」挑起眉,一手抽走對方手中的三明治,另一手把打開的便當塞進對方手裡。

這場景好像似曾相似呢。

藍髮少年看著手中的便當,努力回想之前是什麼時候發生一樣的事情,他印象好像是對方班長集合的那時候。

「赤司君,你抽走征十郎君的便當這樣好嗎?」
「黑子,你還有三分之二的三明治可以給他吃,反正等體育組集合結束後他也沒時間吃。」他掛起溫和的笑回答,他算準時機挾起一小塊煎蛋捲塞進對方嘴裡,以防對方有話反駁。

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一直說著另一人的事情不是很破壞氣氛嗎?

「可是?」
藍髮少年吞完口裡的煎蛋捲想回到話題上,立即又被對方塞上一口食物,「漢堡肉。」
「我明白了。」每一吃完想開口便又塞進一口食物,藍髮少年這次果斷選擇安分吃著對方塞過來的便當,看著對方明白自己用意的赤瞳少年他滿意的勾起笑開始聊起其他的事情。

他們聊著課堂的瑣碎、籃球雜誌新刊以及新書等等事情,盡是些平凡無奇的事情,對於赤瞳少年來說卻是一個值得紀念的事情。

他很早就跟著父親來反商場以及商業聚會等等活動,盡是看見社會的黑暗面、人心的虛偽以及暗算。對於人,他總是有層層防線護著自己,但是遇見黑子哲也之後,他能夠放下心防,安心的交談,更不用想著算計二字。

如果黑子,你喜歡我就好了。

他對於情感二字也非常早熟,每一晚上的夢以及自己對待他不一樣的態度,他都清楚知道自己的心意,但是,他知道對方卻很遲鈍,總是沒有察覺周圍誰對他有產生心愫。

現在我要用盡溫柔包圍著他,總有一天他會捨不得這個溫柔然後永遠離不開我。
「哈─」隨著微風輕輕吹拂,藍髮少年舒服到忍不住打起小小呵欠。
赤瞳少年見狀,嘴角微微上揚,俐落抽離對方已吃完不少的便當,雙手一扭對方的身體,藍髮少年就這麼躺在他大腿上。
「赤司君?」被對方舉止嚇到的藍髮少年想趕緊爬起,然而對方仍掛起笑容按住他的身體。
「黑子,你好好睡一下,不然下午很容易犯睏。」
「嗯,謝謝你。」看著對方散發不容拒絕的氣場,藍髮少年便只能選擇聽從對方命令,與對方四目相接有些尷尬的他果斷立即選擇閉眼。
「這樣就能好好睡覺。」赤瞳少年伸出手掌蓋在對方的眼睛上,另一手撫摸著對方的髮絲幫助對方入眠。
「赤司君謝謝,這樣很舒服呢。」感覺到從眼皮上傳來的溫度,他彎起小小的弧度,安心的踏入夢鄉。
「黑子真的很沒有防備的心。」過沒幾分鐘,聽見腿上的人已發岀均勻的打呼聲,他盯著對方的軟唇緩緩低頭。

下一刻他卻因為害怕會被對方討厭,他默默的轉移到覆蓋對方眼皮的手背上,落下一吻,幻想著自己吻上對方的眼瞼。


你會喜歡我嗎?黑子。




──TBC

评论
热度(19)

© 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