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喜歡用平淡的文字勾著故事線條。
刀劍亂舞/三日月右派。
黑籃/赤黑。
目前主產一期三日,其餘看體力

黑籃赤黑/花與蝶】章一、所謂溫柔

「小黑子早啊!」看見藍髮少年走進書房,擁有一頭燦爛金髮的男子興奮的衝向前,冷不妨被綠髮男子迅速抓住衣領。

「好過份啊,小綠間!」

「還有,小黑子也好過份!忽視我!」揮動雙手掙扎,藍髮少年像是沒看見般走了過去,金髮男子故裝哭泣的表情訴說他們的罪狀。

「早,黃瀨君。」藍髮少年似乎想到什麼的朝他敬禮打聲招呼,語畢,一臉面無表情的站在正低頭看文件的赤髮男子身邊。

「就這樣啊?太過分了,小黑子!不過即使如此,我還是會永遠愛著你的!」

「少噁了!黃瀨!」皮膚黝黑的男子毫不客氣在金髮男子拋媚眼的瞬間狠狠巴他的頭。

「可惡!小青峰!我們等會來一對一!」摀住他被巴的頭,他不甘心的向對方下戰帖。

「呵,我接受!不過贏得過我的只有我自己。」

「你們可以看一下場合嗎?」綠髮男子打破沉默喝斥這兩個笨蛋。

「會看就不是他們了,綠仔。」拆開零食包裝,身材高大的紫髮男子滿足的咬上。

「不要用那個名字喊我。」綠髮男子忍不住頭疼扶額,他表示受夠這群人。

「欸?」

「我們可以開始開會。」在各個喧鬧開始的時候,赤髮男子冷漠的發話,低沉的嗓音迴盪在眾人間,所有人立刻閉上嘴。

「另外,敦,把椅子讓給哲也坐。」往身邊的人看一眼,赤髮男子命令坐在椅子上吃零食的紫髮男子讓坐。

「喔!」紫髮男子抱起零食安份的讓位。

「赤司君,我沒關係。」

「哲也。」赤髮男子伸手快速地拉住藍髮少年的領帶扯向自己,在耳邊低語,「我在床上跟床下可都很溫柔的。」

「您真是惡劣。」耳邊傳來的熱氣逗得自己發癢,他故作鎮定表達自己的不滿。

「哲也限定。」赤髮男子面帶微笑的放開對方。

雖然表情是微笑,但是卻透著無法忽略的威脅性。

「好啦,黑仔就坐吧。」紫髮男子一手抱住自己的零食,另一手攔腰把藍髮少年放置在椅子。

「我明白了。」藍髮少年鼓起臉頰別頭,那是他無聲的小小抗議。

「小赤司不知道說了什麼挺好奇?好想知道啊!」平常總是倔強的人這次安分的照做,金髮男子好奇的天性展露無疑。

「大概是違逆我者,父母也得死吧?」皮膚黝黑的男子故裝對方的模樣說。

「小青峰學得真像啊!」

「像吼?」

「你們夠了!不作死就不會死。」綠髮男子受不了的推眼睛朝他們咆哮。

「沒關係,等會他們就明白了。」赤髮男子一手托起頭,燦爛一笑,果真惹得兩人哀號放過自己。

「赤仔果然只對黑仔溫柔,吃零食嗎?」紫髮男子取起零食堆的其中零食塞進藍髮少年手裡,雖然他都慵懶的度過,但是他看得出來赤藍之間微妙關係。

「是嗎?」藍髮少年張大疑惑的圓眼,他實在不知道那是叫做溫柔?

如果晚上沒有那奇怪的嗜好,他也許就會稍微認同,

但是在他心中那個真正的溫柔仍然沒有回來他身邊。

 

「哈,哲也、哲也,我只會對你溫柔噢。」

「不要、不要,請放過我。」

隨後,耳邊只傳來那人親吻的聲音、衣料落下的窸窣聲以及自己羞恥的迎合聲。

 

「真正的你在哪裡呢?」藍髮少年看著主持會議的赤髮男子,有些失神的低語。

 
 
——TBC


评论
热度(25)

© 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