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喜歡用平淡的文字勾著故事線條。
刀劍亂舞/三日月右派。
黑籃/赤黑。
目前主產一期三日,其餘看體力

雨中盛開的風信子(永遠懷念)CP赤黑,BE

作者的話:

這篇是我很久以前的作品,有點黑歷史,

不過,我有進步點,真是太好了><

※歌曲:胡夏-那些年

※文文設定:故事裡的角色都是就讀同一所高中。

※文文透過這首音樂想表達錯過那時候的心情,至於最後詳細的結局就不明說,讓你們猜想……

死亡?還是另結新歡?

 

※※※

抬首,微微嘆息。

天空明是明亮的藍天,卻是下起綿綿細雨的奇怪天氣,無聲拍打的傘面顯得撐傘如此不瀟灑,藍髮男子只把這行為用自己變了草草說服自己。

起初自己瀟灑的和那個赤髮的男人笑說再見,如今的自己做任何事情都難以用瀟灑二字,因為深怕再次做了不該做的事。

「小黑子。」黃髮男子一身筆挺的飛行員裝扮,加上以蛻變成熟的好看五官,從唇間宣洩穩重的口吻彷彿跟以前愛裝可憐、努力撒嬌的那個人是不同人。

「好久不見,黃瀨君。」藍髮男子淡淡的點頭打聲招呼,就跟以前青澀的自己一樣禮貌卻有種疏遠感。

「我們找家咖啡廳坐下來聊聊近況吧,不知道小黑子你最近幾年好嗎?」指著附近的咖啡廳有些興奮的說。

進到咖啡廳的兩人便選擇不起眼的靠窗位置坐下,黃髮男子本來體貼的要點上對方最愛的香草奶昔,但卻被對方淡淡的拒絕,選擇點一杯黑咖啡。

黃髮男子本來對此略感驚訝,但隨即想到什麼似的不再覺得有什麼好驚訝的。

玻璃窗面上雨珠點點,雨珠併著雨珠滑過窗面,映在講起過往的藍髮男子白皙臉上顯得悲傷,看向窗外少見的白色風信子,綻放的白色花穗是如此貼切自己的心情。

※※※

「哲也。」

放學鐘聲尚未響完,擁有一頭耀眼的赤髮少年提著書包微笑出現在教室門口,藍髮少年禮貌性的靠過去想問什麼事情時,一靠近對方的下一刻就被對方拉出教室外狂奔。

「赤司君?」藍髮少年滿頭疑問的看著拉著自己奔跑得赤髮少年,對方可是一名在什麼樣場合就有什麼樣子的人,很難想像眼前的少年會做出違背自己形象的舉止在走廊上狂奔。

「我們去旅行吧!」

帶著笑意不顧對方意見與否就這麼離開學校,搭上火車來到一個陌生的鄉下地方。

走出車站外,不意外印入眼簾的盡是田間小路,偶爾有幾名人經過身旁,真的只能用人煙稀少來形容。

在籃髮少年要啟口問清楚對方時,赤髮少年率先開口,「偶爾來這裡放鬆也好。」

看著對方露出滿意的笑容,藍髮少年不再提出疑問,順著對方意思開始展開他們的小旅行。

他們的旅行可以用愜意二字來形容,正確來說是赤髮少年這麼覺得,而另一人到覺得沒有什麼感覺,畢竟一來自己是被對方莫名拐出來的,二來這些緩慢步調的生活常常在長假時跟著自家父母回老家享受過。

看著天色越來越暗時,藍髮少年本來提議該是回家的時候了,誰知赤髮少年裝聽不見,逕自編著謊言和一名老太太攀談,然後在自己抽動的眉毛下,兩人就這麼借住在老太太家裡。

老太太的院子佈置完全充滿傳統日式風格,聽著潺潺流水聲以及遠處蟲鳴聲心獲得意想不到的平靜,老太太貼心的為這兩名客人準備水羊羹,慈祥的要他們不拘束好好享受,之後就回自己房裡休息,離開前不忘說一句有事情可以去她房裡找她。

「真的很開心吶。」赤髮少年抬頭看著天上閃爍的星星說。

「赤司君,可以告訴我今天為什麼突然想要旅行呢?」看著對方的側臉,藍髮少年直覺自己還是要問清楚對方今天一連串的意外行為。

「哲也在命令我?」赤髮少年勾起玩味的一笑轉頭看著對方。

「是請求。」認識對方已經快滿六年了,當然知曉自己該怎麼跟對方應對才不會惹對方惱怒。

「那哲也不妨猜猜。」他仍保持一樣的表情丟出反問,唯一改變的是自己悄悄坐更靠近對方身邊的位置。

「對不起,我猜不太出來。」

藍髮少年有些氣惱的看向對方,卻因為自己習慣對方總是靠自己很近而沒察覺自己早已肩併著肩坐在一起,而更沒有察覺下一刻自己就被對方推倒在木板上,更察覺不出來對方正用怎樣的心情低頭看著自己。

「聽到哲也這樣的答案我很煩惱呢。」看著藍眸中充滿自己的表情,說實在自己也無法說自己該要開心還是難過。

 

六年了……

不論明示、暗示,

彼此的距離仍然沒有改變過。

他表示自己已經累了,

比起維持站在頂尖的位置還要來的累。

 

赤髮少年起身走到星空下看著院子內含苞待放的深藍色風信子,他背對著他緩緩啟口……

 

高中畢業幾天之後,大家收到赤髮少年要去歐洲留學的消息,在對方要離開日本的大門前,每個人聚集在一起給予祝福,雖然大家都知道這少年不需要擔心。

「哲也。」看著在送行人群中的那抹藍,面帶微笑遞給對方一本書皮設計有些懷舊感覺的書本。

「赤司君,您保重。」接下對方遞過來的書本,他仍保持淡然的模樣與對方告別。

「你也是,奶昔不要喝太多了,對身體不好。」赤髮少年溫柔的摸上對方柔軟的藍色髮絲,欲言又止的話語仍是停在心中,一個轉身,優雅的登上飛機。

下意識抱緊書本的藍髮少年,盯著對方的背影直到看不見為止,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言語現在的心情,他只知道腦海裡像跑馬燈似的快速播送與對方的點點滴滴回憶。

好幾年之後,自己才恍然大悟那個心情,可惜手中只剩握著沒有勇氣翻閱的書本以及唯一一篇關於那個人的報導。

看著窗外越下越大的雨以及仍然在雨中綻放的白色風信子,有道似無道的說完時,猛然抬頭才發現坐在對面的黃髮少年低頭落淚,斷斷續續的只說了幾句話語,「小黑子哭不出來的情感我代替你哭,如果小黑子需要溫柔的安慰,我也可以代替他安慰你。」

「謝謝。」除了謝謝,他無法再說其他的話語。

 

明白了自己感情之後,自己只能選擇從來沒有明白過。

錯過那時可以抱住對方的機會,就沒有再任何理由回應那時背對著他的話語。

時光無從倒流,他只能珍惜那本仍然沒有勇氣翻閱的書本。

 

那時候深藍色的風信子代表他因愛而憂鬱的心,

而現在的他只能用白色風信子說著不敢表露不會被世人接受的愛。

 

 

 

 

──短文全完



评论(1)
热度(12)

© 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