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作者☆薰

喜歡用平淡的文字勾著故事線條。
刀劍亂舞/三日月右派。
黑籃/赤黑。
目前主產一期三日,但是一切都順其自然

黑籃赤黑/花與蝶】章三、下雨的街道

沉悶的鐘聲迴盪在街道,人們低頭快步走過來往的人群,冷漠與另一故事擦肩而過,細雨緩慢落下,彷彿天空凝結了時間,要不是精準響起的鐘聲提醒,他會以為一切就會像這樣,漫無目的。

「所以?」男人挑眉有些質疑的看著他們,他褪色的警察衣服不由得讓他開始懷疑他擔任警察有多久時間,怎麼會不明白站在他眼前的人是多麼恐怖?

「就像我說的這樣。」赤髮男子神情自若的步在血跡旁邊,彷彿一切事物都掌握在他手裡。


他佩服他這樣的自信,但是同時也討厭這樣的他。


什麼都瞭若指掌,完全都逃不開他的設想,像隻掉在蜘蛛網上的蟲躲也躲不了。


「您以為這樣猜測就可以破解連續殺人案嗎?赤司伯爵。」他實在不認同這樣的猜測,再說對方只不過是貴族,怎麼能理解世上的人生百態?

「所以你才依然是小小的警察而已。」意外地,他沒有任何慍怒的神情,只是一往平常的表情。

「真是謝謝伯爵!」被戳中痛楚的男人忍不住咬牙切齒回嘴,他入行以來,總是認真處理所有遇到的案件,嚴厲督促自己的行徑,但是他依然只是地方分隊長。

「不客氣,那我們就不打擾你破案了,哲也,我們走。」他揮別氣得跳腳的對方,跟在他離去背後的藍髮少年不由得嘆氣,可憐起被臨時起意捉弄的男人。

「赤司君,你的心情很好呢。」

「當然,出外可以看見美好光景,如果心情仍不好,那我未免太冰冷了吧?」他回首精準抓住雙眼裡滿是責怪自己惡趣味過頭的人。

順著對方目光打量處,他先是疑惑的碰上自己的脖子,對方笑意越濃下整張潔白的臉頓時漲紅,他摩擦那個摸上的位置,隨即自暴自棄的拉起衣領遮住。


對方的惡趣味真是不敢領教。他沉下臉不是很高興的瞪著對方,他要讓對方知道自己有多憤怒。


「這樣只不過是成了誘惑我的貓而已。」赤髮男人走至他身旁,伸手摸摸對方柔順的髮絲,力道的拿捏恰到好處,藍髮少年頓時有些茫然。


他真的依然搞不懂這個人。

有時他認為那個他回來了,卻有時覺得這個人很陌生。


「有時我真的無法理解——」話尚未說完,原本如絲的雨變成豆大的雨滴,在瞠大的藍眼中,赤髮男人毫不猶豫脫下外套蓋在他的頭上,一個流暢的攔腰抱起,便把人帶進最近的教堂內。

「真是令人困擾的孩子。」雨用力的打在他們身上,在赤髮服貼的臉上,他再次看見他眷戀的表情。


一個寵溺又無奈的赤雙瞳正看著自己。


--TBC


评论
热度(20)

© 佛系作者☆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