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喜歡用平淡的文字勾著故事線條。
刀劍亂舞/三日月右派。
黑籃/赤黑。
目前主產一期三日,其餘看體力

小狐三日短文 -CWT40無料/刀亂/神明的心願]試閱文

※本篇文為八月CWT40無料另一篇故事,設定為方位神小狐x人類三日月的故事,有虐亦有甜,結局一定是HE,本篇文為節選,詳細故事日後開始連載。

《神明的心願》試閱文、

晃動串鈴,沉穩的鈴鐺聲呼應了虔誠的靈魂,大人低頭喃喃說著希冀,不外乎就是升官發財,或者操煩油鹽米醬醋茶等等鎖碎的事情,對於神明來說是很細小的事情,但是擔任神職就得完成人類的心願。
大人忙著許願,而同行的小孩則也有他忙碌的事情,先是學起大人們許願的流程,爾後不知道抱起什麼東西往旁邊小路走。
穿過第二個石造鳥居有一小型神舍,表面斑駁,毫無引人注目之處。抱著東西的小孩露出燦爛的微笑輕聲呼喚,似乎叫著熟悉的人名字,親暱的呼喚聲果然引出了銀白色的身影。
「又是你啊?今天應該又不會要我替某隻動物找主人的吧?」搔頭,忍不住打了呵欠,想起上次的事情就感到麻煩,但是卻偁不上討厭就是了。
「哈哈,今天是帶椿婆婆的謝禮噢!她很謝謝小狐為她帶來伴,她以後就不會寂寞了。我也很謝謝小狐,小白有新主人照顧真是太好了。」他遞出帶來的東西,像是獻寶般的展露笑顏。
雖然不能整天跟小白膩在一起,但是牠能夠陪伴寂寞的老婆婆,這樣真的比較好。
「不用謝,還有不要叫小白時又叫我小狐。」被天真的笑靨盯住,他有些不自在的收下禮物,感謝神明什麼的很常見,但是被這孩子感謝莫名暖暖的。


明明心臟對於神明來說已經是裝飾品的說。


「哈哈,可是我很喜歡這樣叫呢。」
「算了,當我沒說。」孩子張著大眼,單純的直表示小狐這稱呼他多喜歡,被稱小狐的他真的對於天然的孩子沒輒。
「一起吃吧,你也有幫忙。」一打開盒子,橙黃的三角形散發濃郁的香氣撲鼻而來,豆皮的香氣讓他忍不住猛吞口水。
「哈哈哈,好像小狐的耳朵啊!」小手拾起一塊在掌心,興奮的直嚷嚷。
「畢竟這是人類答謝的巧思…好啦!快吃!別玩了!」原本要正經的解說,誰知道餘光一瞄到小孩開始玩起掌心的食物,他完全沒有動力講下去,只好挫敗的把壽司塞進對方嘴裡。
「好好粗。」嘴巴塞滿食物,深藍的雙瞳漾起幸福,果然幫助到別人就會有好報。
「好吃就好了。」他捏起一塊壽司放進嘴裡,豆子的香氣在舌尖上打轉,意想不到這次的貢品會如此好吃。
果然這是這個孩子的功勞啊,他看著小孩饜足的捧起自己的臉,不自覺表情開始有了變化。
「跟小狐在一起都會好幸福呢。」
晴陽穿過鮮亮翠綠撒在笑靨上,彎起瞇成一條線的眼睛,說著自己有多開心、幸福。
「哈,那是因為我是方位神。」對於自己的身分他可是驕傲萬分,這個身分可是他修煉多年才得到的。
「那我以後要當小狐的使者。」
「我不要,哪有神明還要照顧使者的。」
「那不然我也要幫小狐完成願望!」見狀方案被駁回,孩子展現堅強的意志再提出另一方案。
「欸?」他不可置信的看著對方,他第一次聽到人類想幫神明完成心願,而且還是一名小孩。
但是,看著暖陽下深藍眼眸閃耀堅定二字,他沒發現自己嘴角上揚,用從未展露過的笑容回應對方。


「好啊,不過要先欠著,等我想到我的心願再跟你說,三日月。」


「嗯。」
燦爛的笑點著頭,手握起小小拳頭朝天空揮舞著。
那時候身為方位神的他根本不懂原來那時就是幸福,一個染著暖色的幸福。



※※※
「三日月!!!」
「哈…哈,看來…沒有機會…幫小狐…完成…心願,我…」躺在榻榻米的他舉起手試圖摸上對方的臉,可惜眼神失焦的他依然摸不著。
「當然可以!笨蛋。」他抓住他的手放置他的臉上,從小的他總是喜歡這樣摸著他的臉、髮,有時他會覺得這孩子怎麼那麼喜歡摸來摸去的,但是他現在卻害怕這手再也不能像這樣摸著他。

明明是神明,卻嚐到害怕二字。

「哈…,我又被…小狐…罵了。」他撐起嘴角,有些吃力的笑著裝起無辜。
「誰教你是個笨蛋!我的願望還來的及,三日月要幫我實現嗎?」死抓住對方的手,他雖然只是方位神,但是他還是一個神明。
「嗯。」
小狐,其實我知道神明大人也是有願望的喔!只是因為好多人類想要許願,所以神明大人只好不停地先幫人類完成願望。
吶,小狐,你的願望是什麼呢?
「我的心願就是——」
傾身,他貼近他的耳畔呢喃,多年來跟他的情感已經密不可分,他無法再適應沒有了他的生活。
暖暖的風在他們周圍打轉,仔細嗅聞就能聞到濃濃的花香,
他彎起嘴角,閉上雙眼,羽睫乘載晶瑩的淚珠,他有模有樣的學起神明的樣子。

「我聽到了,小狐。」



——《神明的心願》片段文完

评论
热度(9)

© 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