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喜歡用平淡的文字勾著故事線條。
刀劍亂舞/三日月右派。
黑籃/赤黑。
目前主產一期三日,其餘看體力

刀亂/小狐三日/2016年賀文/雷鳴

抬首,紅色眼珠子專注的尋找枝頭上最滿意的花,枝頭上團簇的花蕾各各展示不同姿態,隨風搖曳呈現最大吸引力,但他目光仍然在尋找他最滿意的花,因為他想找最能配得上他最寵溺之人的花。


「果然只能勉強選這幾朵呢。」他面有些無奈折斷一束花,想找到令自己滿意贈送的花果然很難。

銀色髮絲隨著增強的風開始搖擺,樹梢上的花承受不了這般風的摧殘,紛紛化作雨落下。他看向天空的變化,烏雲密佈,遠處還有彼起彼落的雷聲,他想他在不回本丸,必定會讓自己一身濕。


加快腳步奔回本丸,才剛踏入屋內,嘩啦大雨落下,慶幸自己躲過淋雨危機的他趕緊帶著花回房,拉開門卻不見那人的蹤影。


「不在?三日月──」他心想這孩子一定跑到別處玩耍了,自己只好扯開嗓子呼喚人回來。

「兄、兄長大人?」他正想要走到別處喊人回來時,房內的壁櫥門緩緩被拉開,深藍髮色的腦袋慢慢探出來查看是誰呼喚自己。

「你這小傢伙是在跟兄長玩捉迷藏嗎?」正當他要走靠近對方時,屋外閃過一陣白光,接著轟隆巨響籠罩整個大地,在壁櫥裡的人迅速關上壁櫥的門。

「原來是這樣啊。」明白眼前狀況的他把花隨意放置在地上,絲毫不遲疑的拉開壁櫥的門。

「兄長大人!」待在壁櫥的人把自己縮成一團球,聽見可以保護自己的壁櫥被拉開,他像個孩子鼓起臉頰表示抗議。

「來兄長懷裡,三日月。」

他對他敞開雙臂,本來要賭氣的他因為再度聽見雷聲作響只好衝向他,緊緊抱住他的小手仍有些顫抖。

「不要怕,那是春雷啊,它是要告訴我們新的ㄧ年就要開始了。」

「如果三日月還是會怕也沒關係,只要兄長在的一天,兄長一定都會保護你。」他用盡全身力氣把對方抱入懷裡,彷彿人都要融進他的體內裡。

小小發抖的身軀在他懷裡慢慢回到原本的狀態,耳畔聽著胸膛裡傳來的心跳聲,靜靜地進入夢鄉。

溫柔拍打他的背,羽睫上還帶著哭過的痕跡,他有些心疼地一吻再吻他的髮窩,他自責自己第一時間居然沒有保護到他。

「喜歡兄長。」懷裡傳來不知道是清醒的告白還是只是睡夢中的夢囈,不管是哪個聽在他耳裡都是幸福的話語。

「我愛三日月喔。」他輕輕在他耳邊留下情語。



※※※

時間的流轉,他細心呵護的人兒已長大,甚至戰鬥能力不亞於他,雖然偶爾會犯傻跑來找他求救,甚至說出他喜歡被照顧等等話語得他歡心。

但是,他知道他終究是長大了。

「哈哈,小狐。」

「怎麼了?今天不是你要──」出陣二字還沒從口中吐出,對方一臉笑瞇瞇的鑽進他的懷裡。

對方在他懷裡蹭了一個好位子後,就一直維持同個姿勢不放,「三日月,怎麼還像個孩子?小心被主上罵喔。」

話才剛說完,屋外壟罩一片黑,一道道白光閃過,在白光之後伴隨著大雨以及雷聲,頓時明白對方突如其來的撒嬌緣由,便掛起微笑把對方緊緊抱住懷裡,就像他小時候一樣保護他不被雷聲嚇壞。

「我真的好喜歡小狐。」

「吶,我是該換個方式保護你不被打雷嚇壞?」從懷裡抬頭看著他,那雙滿滿都是他身影的眼睛讓他不由得抱住他向前倒去。

「哈哈,也許肌膚之親會比擁抱更不怕打雷。」他捧上對方的臉,搶先對方動作吻住對方的唇,而他不甘於被搶先,伸手探入對方衣領內摸索。

他感覺自己快斷氣時,唇緩緩退離對方,他們唇間拉出長長欲斷的銀絲,看這樣臉頰染上粉色的他,他忍不住拉開對方的衣服,低首,「哈,三日月。」


這般如此甜膩的氛圍打轉他們之間,他以為新的ㄧ年開始他們關係有不一樣變化時──

「「小狐丸兄長,我也怕打雷。」」

「你們這兩隻鶴可以不要這麼不清楚狀況,好嗎?」

「甚好、甚好。」




--END


评论(5)
热度(25)

© 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