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喜歡用平淡的文字勾著故事線條。
刀劍亂舞/三日月右派。
黑籃/赤黑。
目前主產一期三日,其餘看體力

黑籃赤黑/古代架空/千日紅第x章片段

序~第七章連載網址: http://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6108&act=fiction&fiction=5434

 

前情提要:

 

    明淨的天空在發岀一個信號彈之後,開始染起鮮紅,本來早已被忘記的烽火再度被野心家推展開,各方小國遭受併吞,殘忍的殺戮讓雪白的花瓣染上了鮮血以及淚水,為此也開始了無數悲歡離合的故事。

    另一方面,與人類對立的妖怪們開始了爭取妖怪種族最高的統治者的位階,他們與人類一樣併吞著敵方的城,甚至公開向人類宣戰。

 

    不論是人類還是妖怪,他們每走的ㄧ步決策完全都掌握在赤司征十郎手中,所有一切全都握化成在他手裡的棋,偏偏這盤棋依然產生了變化,那就是──

 

    黑子哲也。

 

※※※

 

    噁心至極。

 

    身為醫生的黑子哲也從來沒有因為環境充滿血腥味而感到作噁想吐。

    ㄧ個長相奇醜無比的巨大妖怪方才在他面前舉起像是鐮刀的巨大武器狠狠連割下好幾個人頭顱,殺人不眨眼的殘暴以及蠻不在乎地舔舐武器上的鮮血,這幕幕都讓他胃部翻攪,想把午膳吃過的東西全都吐了出來。

    手心握住的手微微顫抖,提醒他自己該堅強保護走在他後頭的人,他慶幸自己能夠盡到一己之任,如果沒有握住這害怕的手,也許他沒有勇氣面對這場充斥殺戮的戰爭之中。

   「桃井姑娘,妳別擔心。」黑子哲也慶幸自己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自己才能夠給予身後的少女一抹安心的微笑。

    「哲君,我覺得我很抱歉,要不是──」我邀請你來桃安成,你就不會捲入戰爭之中。桃井五月還沒說完責怪自己的話語,對方張著跟蒼穹ㄧ樣溫柔的雙眼看向自己,手不忘撫摸她的頭給予她安心。

 

    天空色的雙瞳倒影噙著淚水的她,她多麼自豪自己是如此喜歡眼前的人。

 

     「這是生在這時代無法倖免的事情。」桃井五月顫抖的語調以及空洞的雙眼,皆讓黑子哲也清楚知道自己身為這時代的人該做的事。

    「我會保護妳的。」

    「哲君,謝謝你。」

    黑子哲也緊握著她的手帶她走過好幾個遮蔽他們身影的路,耳畔儘管傳來多少哀嚎、哭泣以及廝殺聲,她都不會再跟剛才一樣害怕到發抖以及掉淚。

    手心傳遞過來的溫度令她感到溫暖又安心,就跟當初兩人相遇時,他為她包紮受傷之腳的手一樣溫暖。桃井五月此時好想告訴對方自己的心意,不論對方接不接受都無妨,她只怕自己以後都沒有辦法對對方訴說。

 

    「哲君。」

    「怎麼了?桃井姑娘。」

    「其實我──」對上沁出淡淡光芒的天空色雙眼,桃井五月頓時感覺自己的雙頰有些發燙以及嘴唇顫抖。

    「我很喜歡哲君。」

    身體好不容易擠出所有的力氣朝對方大喊出自己藏在心中已久的話,誰知道在他們兩中心出現了張牙咧嘴的妖怪舉起巨大鐵棍朝他們攻擊。

    「啊!」

    「桃井姑娘,向後跑。」

     抓住妖怪攻擊的空隙,黑子哲也抱住桃井五月躲過攻擊,眼看妖怪要發動更大的力氣再次攻擊他們,黑子哲也趕緊跳在桃井五月面前掩護好爭取更多時間讓對方逃跑。

    「哲君,你呢?」桃井五月死抓著對方的衣領不肯鬆手,她無法苟同只有自己可以安然躲過。

    「不要管我。」黑子哲也知道推開女孩子是件不禮貌的事情,但是在這節骨眼可以保護對方人身安全就都會去做。

 

    再說,他還有未完成的事情等著他做,他怎麼可能會讓自己輕意死去呢?

    自己死了,他會愧對荻原君以及……

 

    赤司君。

 

    在短暫的時刻中腦海裡浮現赤司征十郎的各種表情,對此他感到有些訝異,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眷戀起這個人,然而眼前情勢沒法給他時間去探究,他依照下意識動作拾起身旁的石頭朝妖怪砸去,順利引起妖怪注意之後,他朝桃井五月反方向跑開,妖怪果然跟在他後面揮舞手中的武器狂奔。

 

     桃井五月看著黑子哲也自願當起誘餌引開妖怪的注意,她袖子抹掉臉上的淚水,加快離開的腳步。

   「哲君,請你一定要安然無恙。」這是桃井五月唯一可以對他說的話。

    黑子哲也什麼也不想一直往前衝,可惜自身體力有限,腿一軟立即跌倒在地,眼看妖怪高舉巨大鐵棍朝他揮過來,一道烈火朝妖怪燒過去,瞬間妖怪化成灰燼,隨著空氣流動消失殆盡。

    「看來哲也會欠我很大的人情呢,我該想想要什麼回報才好。」

    水藍色的雙瞳樣起赤色身影,他一臉的高傲以及故作困擾的表請,不知覺就讓他放下心,他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變化,但嘴角撐起極小的上揚,「赤司君,沒有人會為了報答才去救人的。」

    「哲也限定。」微笑,赤司征十郎攬腰把對方打橫抱起,開始往赤司府方向高速前進。

    「感覺有點不太開心。」雙手環住對方的脖子,看著對方專住前方的側臉以及高速變換的環境,腦海裡開始再次運轉起自己剛才為什麼會眷戀起赤司征十郎這個人。

 

    為什麼呢?

    是因為赤司君的存在太令人深刻的關係嗎?

 

    「哲也,看來我得先清理一下身後聚集的廢物了。」赤司征十郎小心把懷裡的人放下,雙眼透著無奈的整理好對方的頭髮以及衣領。

    他一路挺享受被懷裡的人注目的感覺呢,要不是身後累積太多妖怪,不然他想偷偷放慢速度好增加對方滿滿投過來的視線。

    「赤司君,請您務必要小心。」看著赤司征十郎夾帶著強大氣場踏出去,也知道對方是個不知敗北為何物的勝者,他不知道為什麼內心依然充滿對他的擔心,下意識還拉住他的袖子叮嚀幾句。

    「呵呵。」手一扯,赤司征十郎把對方抱入懷中,安撫毫不明顯正在顫抖的人。

    「您有點惡劣呢。」因為一個安撫的舉止,黑子哲也才發現自己原來還在畏懼眼前即將發生的事情,更察覺自己依然懼怕殺戮還有鮮血。

    「放心,哲也害怕的殺戮,我都會為你遮住所有一切。」赤司征十郎把對方的視線埋在自己懷裡,溫柔的低首在對方髮窩上留下好幾吻,半闔的異色瞳完全沒有散發出要面對敵方的殺氣。

    「我只想給你最美好的一切。」

    抱住對方一個轉身,張開異色瞳的瞬間,追過來的妖怪全都被不知名的力量消滅殆盡,剩下的殘灰全都順著風消失得無影無蹤。

 

    「為逆我者,死。」

 

     明明耳畔轉著妖怪死去的哀號以及對方霸氣又無情的話語,可是傳入他內心的卻是個感動以及安然。

 

    黑子哲也此刻發現自己的內心深處有個情愫正悄然的綻放開來。

评论(1)
热度(19)

© 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