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喜歡用平淡的文字勾著故事線條。
刀劍亂舞/三日月右派。
黑籃/赤黑。
目前主產一期三日,其餘看體力

刀亂同人-華絮落下】章二、孩子的懵懂,CP小狐三日

前篇:第一章http://yanheyu.lofter.com/post/1d27279d_979cdb6

 

~~~~~

 

沉浮在虛華之中,

即使有人循循善誘的引導自己,

但只要時機尚未成熟,

依然會在虛華之中迷途。

 

高掛如墨之夜空的月,靜靜地吐出朦朧月光,空氣流轉些許的涼意,睡在他身旁的人不耐寒忍不住打了寒顫,下意識更加地靠近他,甚至像個小動物般磨蹭他似乎是想找個好位置入眠。

「跟小時候一樣怕冷呢。」

見狀,莞爾一笑,他把對方圈在自己懷裡,一下沒一下的拍打對方的背,半闔雙眼的他溫柔地在墨藍色的髮窩上吻了又吻,「我迷路了好久、好久,慶幸你從未離開過,一直耐心等候。」

「現在我會努力把空缺的部分,加倍補償給你的,我最深愛的人。」

回想幼年,他因懵懂無知便錯過了許多可以多跟他相處日子,有些懊惱,更有些自責,但就因為這些無知的錯過,現在的他更加地珍惜擁有他的日子。

 

※※※

今劍滔滔不絕論述一大堆道理,不時手還搭配話語上下擺動,隨著時間一點一滴推移,他說得更加起勁。

他不是自己有多好事,更別說是開導感情之類的事情,他只是不希望身為兄長的自己看見他們兩感情好不容易看清楚,卻受限自己背負著身為刀的使命而無法向對方道出,更嚴重的是如果自己侍奉的主人跟對方的主人是敵對關係,那便成為最重的傷痛。

起初,小狐丸專心聆聽對方訓話,不容許自己錯過今劍口中的一字一句,時間一久,年紀尚淺的他就再也無法專注今劍的話語,更別說搭配上肢體豐富的話語,紅色眼珠子一轉,他呆望著今劍身後的牆。

空白的牆上他看到父親的手與自己擦肩而過,抱起三日月宗近逗弄,三日月宗近明亮的圓眼睛因笑意彎成一條線,呵呵笑聲一直打轉在耳邊,揮之不去。

明明是足以感染自己發笑的歡樂,卻讓他胸口喘不過氣的感覺,觸碰胸口位置,他還在思索這是什麼樣的感覺。

 

霎時,眼前浮現自己剛誕生在父親面前時的情景。

個子矮小的他迷惑的打量眼前的男人,掛起和善的笑容朝他伸手過來,男人懷裡十分溫暖,聽覺敏銳的他還聽見對方沉穩地心跳聲,規律的心跳聲像是催眠曲般讓他對於眼前的男人唯命是從。

那時候他好像記得今劍兄長在男人身後嚷嚷什麼──

 

「所以小狐丸,你能夠明白我剛剛所說的意思吧?是有點複雜啦!但我覺得你能理解。」喉嚨有些渴,今劍才發現自己花很長時間講述一大串道理,不外乎就是期望對方能夠從中明白幾分,這樣在面對即將混亂的局勢中,最珍貴的情感才不會被左右。

「嗯嗯。」小狐丸努力回想當時的今劍在父親身後嚷嚷什麼,他猜想他們的感覺是一樣的,因為過於認真思考以前所發生的事,面對今劍的問話便顯得有些隨意附和。

看得出對方敷衍自己問話的今劍,不是很高興的一手壓在小狐丸頭頂上,「所以,你到底有沒有聽懂我的意思?我不可愛的弟弟。」

銀髮隨風搖擺依然柔順的像貴族喜愛的絲綢高檔貨,在陽光下閃爍的光澤總讓父親誇讚,這就是他視為最珍貴、最驕傲的頭髮,如今對方拿他頭髮宣洩他自身的壞脾氣,介意自己頭髮被糟蹋的小狐丸便不打算再把對方當兄長尊敬,奮力推開對方的手,如果對方做出什麼危害他跟頭髮的事,他不排除會盡全力反擊。

頓時靈光一現,小狐丸終於想起當時今劍在父親背後嚷嚷什麼話語了,雖然感覺好像有點差異,但是他覺得就是這樣的感覺──

忌妒弟弟佔有父親所有的疼愛。

「今劍兄長,我已經明白這是什麼感覺,感謝兄長的引導。」收起警戒心,小狐丸心中無比暢快自己終於想到是什麼貼切的感覺,雖然內心不免質疑真實性,但想到的雀躍感仍硬生地壓下懷疑。

「明白就好。」兩個相差甚多的表情瞬間交替在眼前,腦袋頓時有些反應不過來,直到小狐丸雙眼直發亮的對自己行禮,今劍才知道對方終於搞懂他意思。

小狐丸再次的道謝,讓今劍備感驕傲,有機會他要去跟岩融炫耀一番,然後看自己能否得到意想不到的獎賞。

一臉得意的今劍,卻不知道正朝自己行禮的小狐丸腦袋理解的意思跟自己說的是天差地遠。

 

直到他久違的再度踏進家門時,他才明白自己當時費盡唇舌的開導,都是白費力氣、浪費時間,氣呼呼地再把某隻狐狸抓來開導。

可惜最終兩人開花結果的情感,他無緣觀看一絲一毫,更別說是戀情的開始以及結束。

 

小小的腳掌隨著不成調的曲子前後擺動,深藍乘載彎月的雙眸倒影滿滿的夕陽餘暉,吱吱喳喳的麻雀相繼飛回鳥巢休憩,橘紅色的太陽比剛才更接近了地面,三日月宗近依然坐在迴廊上哼唱,腿一晃,餘光瞄到腿上小小的擦傷,小巧的粉唇卻上揚最美的弧度。

今天下午他又一如往常的追著小狐兄長背後往森林裡跑。

今天亦然又是玩起孩子們間盛行的遊戲──鬼抓人。他跨大步伐努力在揚起的銀色長髮身後追逐,風聲以及喘息聲佔據耳邊,他總是冀望自己可以輕鬆抓到兄長,可惜他離兄長的距離還是很遠,遠到他追丟了兄長的身影。

「哈哈,我又迷路了。」

本來專心追逐兄長的影子,餘光一注意到飛舞的蝴蝶,回頭,三日月宗近發現自己又跟昨天一樣追丟了自家兄長,想起昨天迷路然後被小狐丸找到訓斥一番,他決定這次不能讓對方再生他的氣,憑藉自己感覺尋找小狐丸的身影。

一點一滴太陽位置的變化,三日月宗近跨出的腳步越是着急,他不想總讓兄長擔心到責備他,腿突然一軟,腦海只剩空白,等到自己搞清楚狀況時,鼻腔內盡是滿滿泥土的味道。

「你真的是個笨蛋弟弟呢。」

抬首,他努力尋找的身影總算出現在面前,背對陽光碎念他是多麼的不小心,他看不清楚背對陽光的臉是露出什麼樣的表情,但他知道自家兄長是出於自己的關心責備他。

「哈哈,小狐兄長,我跑太慢追不上你。」面對兄長獨特的關心,三日月宗近露出幸福的笑靨,緩緩自己爬起來,拍掉身上的塵土,他沒像昨天一樣終於看見對方衝上前抱住對方,因為全身髒兮兮的他知道兄長愛乾淨,不忍讓對方也變得跟自己一樣全身都沾滿塵土。

「下不為例。」小狐丸一眼瞟到對方腿上有些擦傷,無奈的擺上表情,便低頭為對方舔拭傷口。

「唔。」粉色的舌頭細心地舔著他的傷口,有些刺痛,卻有些舒服,看向因陽光照耀下閃閃發光的銀髮,他覺得自己有種跟吃糰子時一樣開心的感覺。

 

「三日月,你怎麼還坐在這?現在不是吃飯時間了?」

覺得自己好久沒回家打轉的今劍,心血來潮選擇今天回家,順道看下這兩個小情侶進展的情況,誰知道一踏上迴廊,只見三日月宗近坐在大樹前的迴廊上傻笑。

「是今劍兄長,哈哈,我在數數字喔!每天吃飯前,要先跟碗筷先生玩遊戲。」看見好久沒看到的今劍兄長,三日月宗近難掩笑意跑到對方面前。

聽著三日月宗近得意的炫耀遊戲內容,又看見腿部好看的肌膚上有淡淡粉色傷口,越想越覺得不對勁的今劍立即衝進飯廳,拉開門直往裡面大喊,「笨蛋小狐丸!」

「今劍兄長?」正嚥下自己最愛的稻荷壽司,小狐丸被對方怒氣沖沖的模樣嚇到把壽司吐了出來。

不久,三日月宗近一臉茫然的跟在今劍身後走進飯廳,只看見今劍揪起小狐丸衣領把人拖離飯廳。

今劍在離開飯廳時,不忘對三日月宗近露出微笑叮嚀,「三日月趕快吃飯,小狐丸的那部份餐點也給你吃。」

「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聽見自己最愛的食物被對方眼不眨地送出去,小狐丸立即揮舞手腳試圖掙脫對方,無奈與對方力道相差甚遠,依然被對方帶離飯廳。


 

--TBC

评论
热度(11)

© 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