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喜歡用平淡的文字勾著故事線條。
刀劍亂舞/三日月右派。
黑籃/赤黑。
目前主產一期三日,其餘看體力

刀劍亂舞/一期三日/花落何處、序(一期篇)

作者的話:

*預定新刊(ICE或CWT46)

*月更(不定時,也可能棄坑),現階段以短篇文為主

*實體本為左右皆可閱讀本,右翻一期篇,左翻為三日月篇

*此篇論痴漢是會遺傳的

*某位親友直說一期呆萌呆萌的,還說是處男



***

 

『想到那刀身獨特的彎度,還有難以忽視如同彎月的美麗花紋,怪不得會被譽為天下五劍中最美的。』

『所以,我把我全身的精力鑄造出這把太刀向三條大人致敬。』

『要是可以與三條大人的這把刀齊名,我粟田口吉光此生無憾。』

 

粉色花蕾隨風搖曳,承載不住的花瓣隨風落下,這陣子都有起風,自然脆弱的花不堪這般吹襲紛紛似雨般落至地面,灰色難看的步道頓時被賦予新的面貌,粉色點綴的步道格外有另一種美感。

然而,不解風情的鞋卻硬生踩踏落至地面的花瓣,不帶任何情感蹂躪脆弱的花瓣。

琥珀色的瞳孔不帶任何猶疑,腳踩的每一步路充斥著堅定,因此這般美景便無暇停下腳步欣賞,這是身為戰場上的刀賦予他的使命感,再者前陣子在毛利家時被來作客的關白大人看中而來到此,幸運被相中的他不是成為一般裝飾品或者玩物,而是成為上位者的權力象徵,且還是一把不停地跟著關白上戰場的刀,另外與他同刀系的弟弟們都在此,他該是約束自己每一步調,苛求完美,這樣他才能成為弟弟們的表率,也不會愧對關白大人對他的賞識。

本該是像以往一樣走過這櫻花飄散的道路,但日子總是會發生一點別與往常的插曲。

「哈哈,甚好甚好。」

細微的笑聲乘著風而來,像是蟲爬上皮膚發癢難耐,他從未聽過如此爽朗、毫無偽裝的笑聲,聲音聽來略微成熟,非孩童嬉戲的聲響,不免為此感到好奇笑聲的主人是怎樣的人。

 藉著這麼一點點的好奇心,頓下腳步往聲音方向走去,進入眼簾的是一襲深藍狩衣的人,同時也感應到對方身分也跟他一樣是來自某把刀的付喪神。

暖陽恣意揮灑在深藍髮絲上,隨著笑聲晃動起頭上麥穗色的頭飾,手中貌似捧著編織的花環為身旁的女子戴上,那女子的身分對於他再清楚不過了,這名女子是關白的正室夫人,人稱北政所,也是他第一天來到此打過面照的第二個人類。

「原來這位付喪神就是傳聞中的三日月宗近。」可以不受身分、性別在北政所身邊打轉的付喪神,除了北政所所持有的名刀三日月宗近之外,就想不出還有哪把刀的付喪神能夠可以如此親近北政所。

此刻不知道北政所對三日月宗近說了什麼,三日月宗近露出的表情相當可愛,絲毫沒有刀的冷漠以及身為名物的架式。

不知道為什麼見到別與既定形象的名物不會感到失望,反而是一種莫名心跳開始加速,即使撫上胸口仍控制不了這異常的心跳。

直到猛然想起自己有事在身,硬是甩甩頭才讓這異常回復正常。

清風吹拂,花瓣隨之落下,似雨亦似淚水點綴著三日月宗近與北政所所在的風景,握緊拳頭,即使雙手都配戴著白手套,他仍感覺到自己手心膨脹的溫度。

「希望能夠有機會與您正式見面,三日月大人。」

不自覺喃喃的他在花雨中刻下自己的心願。


 

 

 


评论
热度(32)

© 名為薰實為失蹤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